字級:
小字級
中字級
大字級

藝文新訊

具象造型組裝設計

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佩 主龍的身軀從中剖開,拉到左右兩側,形成一首雙身的設計。(圖一)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佩 主龍的身軀從中剖開,拉到左右兩側,形成一首雙身的設計。(圖一)

一、一首雙身組裝

「一首雙身」從字面上來看,是指一個頭部連接二個身軀的造型,但在中國古代的文物中,也可以視為在平面上展現動物全貌的方式。

 

例如圖一為戰國時期的鏤空龍形佩,此器包含一個大龍和四個小龍,每個蛇身龍皆採俯視角度取象。大龍頭部居於中下方,身軀往上分為兩束,朝左右兩側彎轉,鼻吻前端連接二個橫向小龍,小龍鼻吻相對,尾端朝下勾捲,後方各有一個小龍,以頭上尾下、伸出前爪、往上彈躍的姿態,依附在大龍外側。

 

主體大龍狀似一首兩身,其實是將身軀從中剖開而成的,玉工將其拉到左右兩側,使人一眼即可看到龍的正面及左右兩個側面,輕鬆展現龍的完整形貌,是戰國晚期-漢代的特有設計。

戰國時期 鏤空人龍形玉飾 主龍盤環於中間,二位羽人依附左右,形成對立式的組裝。(圖二)戰國時期 鏤空人龍形玉飾 主龍盤環於中間,二位羽人依附左右,形成對立式的組裝。(圖二)

二、對立組裝

對立組裝是在中軸平衡、左右對稱的概念下進行的,在器型結構上往往採用「左、中、右」三者橫向聯繫的布局。

例如圖二為戰國時期的鏤空人龍形玉飾,此器內含一個長條蛇身龍,此龍採俯視角度取象,頭部居中朝上仰望,長條狀的蛇身由下至上、逆時針環繞一圈,前肢往上擎舉一人,此人頭部向左,身體橫臥,四肢外展,頂住龍身,與蟠龍構成器型的主體。

龍身外側有二個羽人,由正面頭部和側面身軀所組成,以耳朵、胸腹及單足依附於龍身兩側,翅羽朝外展開成對稱狀。全器即以蟠龍居中、羽人分居兩側的型態構成對立式的組裝。

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玉飾 玉龍身上雕琢小龍,猶如大龍背負小龍一般,俗稱「龍中龍」。(圖三)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玉飾 玉龍身上雕琢小龍,猶如大龍背負小龍一般,俗稱「龍中龍」。(圖三)

三、龍中龍組裝

「龍中龍」是在龍的形體之中再納含一個小龍的意思,可以施於各種不同的器型上,為戰國時期特有的組裝形式。

 

例如圖三為戰國時期的鏤空龍形玉飾,此器的主體部分由二個較大的蛇身龍組成,每個蛇身龍皆採俯視角度取象,其中一個龍首位於中上方,身軀朝右彎轉,另外一個龍首位於中下方,身軀朝左彎轉。二者以S形的基調橫向延伸,龍身上下起伏的狀態為反向對稱的關係,所以用彼此互補的形式連接為一個整體。

 

仔細觀察大龍身上的紋飾,在龍首後方分別雕琢一個小龍,小龍也採俯視角度取象,鼻吻與大龍方向一致,龍身雕琢扭絲紋或鱗片紋,順著大龍身軀延展,好像大龍背負小龍一般,即是龍中龍的設計。

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玉飾 龍的龍首分居左右兩側,身軀朝反方向彎轉,形成交叉組裝。(圖四)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玉飾 龍的龍首分居左右兩側,身軀朝反方向彎轉,形成交叉組裝。(圖四)

四、交叉組裝

交叉組裝屬於比較簡易的型態,特別適合用於動物數量偏少的玉器上,尤其是在長方形玉料上面進行二個龍形的組裝時,可以避開數量少的缺點,讓造型不顯單調。

 

例如圖四為戰國時期的鏤空龍形玉飾,此器包含二個較大的蛇身龍,龍首皆採俯視角度取象,其中一個龍首位於左邊,身軀朝上拱起,往右下方垂擺,另外一個龍首位於右邊,身軀上拱,往左下方延展,龍身表面雕琢小龍,形成龍中龍的樣式。

 

二個蛇身龍皆呈S形彎轉,以傾斜交錯的型態構成交叉式的組裝,龍首分別倚著對方捲尾,背脊上方和腹部下方用「︷」和「︸」的裝飾物連接,尾巴向外歧出鬣毛,結構單純卻不乏味,善用少量的裝飾呈現簡約之美。

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佩 此器包含十個龍與鳳,以依附和共身的關係,構成群體性的組合。(圖五)戰國時期 鏤空龍形佩 此器包含十個龍與鳳,以依附和共身的關係,構成群體性的組合。(圖五)

五、群體組裝

戰國時期鏤空龍形佩的組成份子數量不拘,二個以上即可稱為群體組裝,有些玉器結合蛇身龍與鳳鳥,數量高達十個以上。

 

例如圖五為戰國時期的鏤空龍形佩,此器以長方形的玉片製作,運用鏤空技法透雕為四龍六鳳的組合。二個較大的蛇身龍呈側面狀,以鼻吻朝外和扭身S形的姿態位於玉飾兩側,另外二個蛇身龍呈俯視狀,龍首鼻吻朝下,並列於玉飾中間,它們的身軀朝上彎轉,末端連接鳳首,彼此共身為一體,拱身處連接一環,具有補白的功能。

 

俯視龍首之下連接二個彼此相背的側面鳳鳥,雙鳳之下再連接另外一對俯臥鳳鳥,全器即以共身和依附的關係連結在一起,形成群體式的組合。

 

戰國玉工憑藉著鏤空工藝的優勢,與蛇狀身軀可自由彎轉的彈性,讓具象動物以多元化的型態組裝成器,產生變化多端的造型。下期將從依料施工的角度,介紹同一題材的相異設計。

 

立即諮詢

請留下您的聯絡資訊,我們將由專人與您聯繫

輸入驗證碼
TOP